經銷商大多為茅台高層親屬 袁仁國大搞「家族式腐敗」

(大灣區時報報道)袁仁國的罪狀,包括利用茅台酒經營權進行政治攀附,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台酒經營提供便利。內地近年常有「千金難買一樽茅台」的新聞,不是限購就是缺貨,茅台酒被炒作得彷彿是「此酒只應天上有」的瓊漿玉露。這些經銷商不少是茅台酒廠領導的親屬或關係人,控制全國的茅台專賣店。據業內人士透露,一家專賣店只要三個人就可以經營,而其一年的利潤可以超過千萬人民幣!

據悉,五十三度「飛天」茅台白酒,批發價一瓶為九百六十九元(人民幣,下同),每家專賣店每年最少可以獲得五噸(一萬瓶)的配額,官方指導價為一千四百九十九元,即一瓶的凈利潤就達五百三十元。實際上,「飛天」茅台的零售價都超過二千元,每家專賣店一年的利潤也超過千萬元!

去年五月,袁仁國被免去茅台董事長職務,同一時間還有多名茅台集團的高層被免職,當局隨即開始整頓經銷商。據內地媒體透露,至今年三月底,茅台酒廠取消了約四百家茅台經銷商資格,佔全部經銷商超過兩成。這些經銷商主要存在四類問題:一是經營中有違規現象;二是茅台內部人員或其親屬係經銷商;三是由茅台某幾位原領導違規「批條」獲得經銷商資格;四是經銷商公司主體的股東為公務員。

去年五月卸任茅台集團董事長的袁仁國,繼月初被免去貴州省政協常委,又遭「雙開」(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),移交司法。貴州省紀委昨天公布袁仁國罪狀,包括利用茅台酒經營權進行政治攀附,大搞「家族式腐敗」,大搞權權、權錢、權色、錢色交易,受賄數額特別巨大,「性質十分惡劣」。據消息向本報透露,袁仁國也涉嫌個人違規與港商在香港設立茅台專賣店。

生產「國酒」茅台、市值超過萬億元人民幣的貴州茅台酒廠(集團),掌門人動向備受關注。去年五月,六十二歲的袁仁國突然退休,當時已經傳出其遭調查。本月五日,袁仁國被免去貴州省政協常委,坐實了其「出事」的消息。據財新報道,袁仁國的系列違法亂紀行為已持續多年,此次最終被立案調查,與貴州原副省長王曉光和原甘肅省委書記的王三運的「落馬」不無關係。王三運曾任貴陽市委書記、貴州省委副書記。

貴州省紀委昨天宣布,將袁仁國「雙開」,並且公布其多條罪狀,措辭嚴厲,包括:將茅台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係、利益交換的工具,進行政治攀附,撈取政治資本;大搞權權、權錢交易,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台酒經營提供便利,嚴重破壞茅台酒營銷環境;大搞「家族式腐敗」。袁仁國的罪狀還包括:轉移贓款贓物,與他人串供,對抗組織審查;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;違規從事盈利活動,非法獲取巨額利益;大搞權色、錢色交易。非法收受他人財物,數額特別巨大,涉嫌受賄犯罪。

袁仁國在茅台酒廠工作長達四十多年,擔任掌門人十幾年,茅台酒股票價格和酒價都高歌猛進,近年亦出現經銷商囤貨惜售、炒買炒賣等問題。香港一名認識袁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:「老袁很有氣魄,很有能力,架子也很大,每次來香港都是前呼後擁。」據悉,袁仁國也涉嫌個人與港商在香港設立茅台專賣店,中飽私囊,這家專賣店今年已經關閉。

去年八月開始,貴州省展開幹部違規參與茅台酒經營問題的審查,涉及多個部門和地區,多名幹部因收受茅台酒、轉賣茅台酒批條獲利被查。在袁仁國離任之後,亦有多名高管去職。貴州茅台副總經理李貴勝因病離職。原董事長季克良不再擔任名譽董事長,原總經理劉自力也不再擔任技術顧問。